“我来助从局中脱身!”此人呵呵笑道,随之又不忘加上一句,“莫要再叫我为前辈了,毕竟眼下我也算是重生,就叫我此生名讳便可,付红尘!”

云逸微微一怔,怎么也想不通对方为何会对自己表达善意,毕竟当初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也算不上愉快,而且对方口中所说脱身又是什么意思,这些全都让云逸心中不解。

在想了片刻之后,云逸这才笑着说道,“我从未身陷局中,又何来脱身,还请前辈莫要吓到晚辈!”

对于付红尘所说二人平辈相称,云逸根本就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付红尘对此也不甚在意,只是淡淡的说道,“之所想我也清楚,但我刚才所说没有一句虚言,而且入局之事我想知情者不仅是我,想必那名为天玄子的师尊与大师兄也早已知晓,如若不然他们自不会这般着急的让得到此界本源精粹!”

听到这里云逸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变了脸色,随即眸中更是闪烁出了点点血光,“又是如何知晓这些的?”

付红尘却是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不要忘了,我所走之道相同,而且前生的我早已走过了现在所走的路,虽然我没有如这般堪称逆天的气运,但之后的道会是如何相信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

云逸对此并未做出回应,转而反问道,“不知前辈口中所说之局为何?”

“天地大局!”付红尘豪气顿生,其口中话语却是让云逸心神巨震,但他却根本不给云逸开口的机会,随之继续对其说道。

“天道有灵,相信此事已然知晓,就比如这终焉之界的天道,神界之中自然也有天道存在,而我所说的局正是那神界天道所布,其真正目标却是万道山师徒五人!”

至此,云逸即便再怎么不信对方的话也忍不住继续询问了起来,“为何偏偏会选择我们?”

付红尘闻言眸中却是闪过一道复杂无比的光芒,云逸更是从中读出了钦佩,艳羡,乃至嫉妒与怜悯之类的情绪。

清纯mm赵紫晴的清新图

“只因师徒五人所修之道太过强大,如若真正踏足绝巅,相信即便是打破天道,真正超脱也毫不为过,就比如师尊现在的情况。”

云逸越听心中不解却是越多,什么叫如他师尊现在的情况?真正的超脱又是什么?而且师尊如果真的可以超脱的话为何又一直留在神界与那些强大的噬天兽作对?

心中闪过种种念头之后,云逸再度开口问道,“既然如此为何我师尊他到现在仍然不曾离去,反而还选择继续留在神界同噬天兽博弈?”

付红尘登时嗤笑出声,“还不是因为师尊念旧,他不想看着自己成长至此的世界毁在那些噬天兽手中,或者是毁在噬天兽与玄黄一族的争斗之中,但也正是因此却也给了天道机会,让他能够从中周旋并布下天地大局来困锁师尊与几位师兄!”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转而却是对云逸抛出了个问题,“好好回想一下,们师徒几人都是什么样的存在,想通之后应该也就知道为何情况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云逸不由得愣了愣,但在心中暗暗想了一下他们师徒几人的情况之后脸色却是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再无丝毫血色。

师尊超脱天道,甚至可以说现在的师尊若是一意孤行的话乃至灭了天道都有极大可能。

大师兄鬼炼是此界唯一生魂,更是冥火苦寻无数年而不得之存在,原本便不属于神界,待到其真正踏足绝巅定然也会走出超脱的一步。

二师兄白夜本体相柳,眼下更是整个神界之中的唯一,凝聚了相柳一族气运的二师兄最终能够达到什么高度云逸甚至连想也都想象不到。

仔细想来也就只有三师兄较为寻常,但其所修天剑之道若臻至绝巅后也仍然无法揣摩,再有就是他这个最小的,修炼到最后更会称为一方独立天道。

以前还从未想过的云逸在付红尘的提醒之下分析了自己师门的情况后登时便有冷汗忍不住的自额头流下。

如若在自己的体内世界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些个未来可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存在,云逸感觉自己是绝对无法忍受的,而从付红尘对他所说的话中更不难听出此时那神界天道对他师徒五人的心思。

“们会死,天玄子即便不死也会被永远封印,为天道抽取本源反馈自身,而们几个师兄弟的未来更是可想而知。”看着头上冷汗逐渐流下的云逸,付红尘淡淡说道。

“为何帮我?”云逸再度抬眸,此时于他眼中已然再无丝毫惧意。

既然已经选择了接下来要走的路,那么自然就不能回头,相信师尊与几位师兄也都是这个想法,更何况既然师尊都能迈出这一步,那为何他们几师兄弟就不行,他还偏偏就要逆转大势成就一个实力霸绝神界的师门!

“因为师尊给了我一个承诺,有了他的承诺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恢复到曾经的巅峰状态。”付红尘完全没有对云逸隐瞒实情的意思,随之更是毫不避讳的开口说道。

“而且严格来说我们也算同道中人,毕竟日后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都是纠集天道之下近乎所有最强者的针对,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了天道在暗中推波助澜!”

“所以为了能真正看到一个真正以肉体凡胎而成就天道之位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不能死,最少在我成就天道果位之前不能死!”

云逸默然,良久之后这才开口问道,“准备怎么助我脱身?”

对于云逸的这个问题付红尘却只是微微一笑,“好在目前的修为并不能引起太多的注意,与那三个早已成了气候的师兄不同,现在的我还是可以稍微操作一下的。”

说话间,付红尘缓缓抬手,随之自其手心上空出现了一个看起来不过七岁上下的稚童。

“魔胎?”云逸瞳孔随之一缩,不知付红尘想做什么。

付红尘展颜一笑。

“从现在开始到离开此界之后百年时间中,他便是云逸,而,会从此消失!”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