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

殷红的鲜血,落入汪洋大海之中,与水不容,竟是在第一时间,凝聚成一只血球,漂浮在海面上,触目惊心。

常理来讲,鲜血落入水中,会飞速分散稀释,可叶白的这一口鲜血却十分离奇,甚至堪称为怪异。

原因无他,便是因为这口鲜血,并不仅仅是鲜血那么简单,而是精血。

伤及五脏,体内精血流逝!

“师兄……”

陈、林二人见状纷纷色变,急忙来到叶白身旁,满脸担忧的搀扶着后者关心道:“师兄,你怎么样?”

叶白摆了摆手,苍白的脸上,尽是惊骇之意:“虽说秦风没有动用全力,但他的剑意,仍是对我的气海,造成了极大的创伤,没有三五个月,怕是很难恢复了。”

“这……”

陈、林二人对视一眼。

林豪目光一转,凝声说道:“没想到师兄伤势如此严重,这可麻烦了啊!长老和师兄弟们,都已经先行一步回蓬莱剑阁了,师兄重创,我俩也只有腾空境的实力,若是遇到危险,那该如何是好?”

叶白扯了扯嘴角道:“腾空境在仙门之中,算不上什么,但在这世俗界中,却是足以自保,不是每个人的实力,都如同秦风一般的。”

清纯美女大眼醉人诱惑迷人

林豪沉吟道:“师兄现在还有几成实力?”

叶白愣了一下,但还是如实回答:“不足一成。”

“不足一成?”陈、林二人纷纷诧异:“那岂不是连腾空境高手,都不见得能战胜了?”

叶白苦涩一笑:“落地凤凰不如鸡。”

气氛忽然停滞了一下。

叶白剑眉轻皱,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转头,果不其然的看见,陈、林二人看待他的目光中,已是充满了戏谑和冷笑。

叶白心头一凛,凝声道:“你们想做什么?”

“师兄,不是你说的,落地凤凰不如鸡吗?”林豪咧了咧嘴,满脸阴狠之色:“如此大好机会,我们这两只‘鸡’,又岂能轻易错过?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呢!”

叶白脸色阴沉了下来:“为何?”

“为何?”

陈、林二人大笑,望着叶白的眼神中充满了奇怪:“叶白,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蓬莱剑阁有你在,傅生啸师兄,如何能大放异彩?如何能登上第一天才的位置?你出身平平,凭什么,稳坐蓬莱剑阁第一天才的宝位?”

“你们……”

叶白瞳孔一缩,怒极攻心,又是一口鲜血破嘴而出。

狼狈,凄惨。

这一刻,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如此无力悲痛的感觉,原来是这等刻骨铭心。

叶白终生痴于剑道,从不钻研人心,直到此刻才明白,这世上最锋锐最具有杀伤力的,并不是剑,而是人心。

可悲、可笑,唯独不可歌可泣!

叶白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满心绝望,又不觉有些庆幸。

绝望于他最信赖的同门师兄弟,竟无时无刻谋划着如何杀他,庆幸于自己在死之前,至少明白了这一切……

轰!

陈、林二人双双发力,磅礴的罡气力量尽数冲击在叶白的重伤之躯上,直接将其冲入大海。

叶白的身体,急速下坠,仿佛是沉入了海底。

“死了没?”

林豪眉头轻皱,呢喃道:“要不要下去看看,确保安全?”

“确保什么啊?叶白就算是天人,如此重伤,又在大海之中,也必死无疑了啊!哪怕他现在还没死,待会儿也不过是鲨鱼嘴中的一块香饽饽,有必要担心?”

“说的也是。”林豪咧嘴一笑:“那咱们赶紧回去复命吧,嘿嘿,叶白死于秦风之手,傅生啸师兄为叶白报仇,得人心,又登位,简直完美,哈哈哈!”

陈、林二人齐齐踏空而去。

……

夜色如墨。

苍龙岛,一座高峰之上,坐立着一座小木屋。

木屋中,灯火烁烁。

秦风收起一枚枚银针,低头看去,躺在床榻上的叶白,依然是满脸苍白,毫无血色,简直与死人无异。

秦风扯了扯嘴角,不由叹息:“一出手,就是直接废了叶白的气海丹田,那两个蓬莱剑阁的弟子,还真是心狠手辣,不念旧情啊。”

“废了气海丹田?”一旁的于雯雯俏脸惊变:“师父,那……那叶白从今往后,岂不就是个废人了?”

“不过是修为废了,怎么就是废人了?”秦风看了于雯雯一眼道。

“在这样的灵气世界中,没了修为,不就是废人吗?”于雯雯挠了挠头,很是奇怪的说道。

“放一百个心吧。”秦风吐了口气道:“若是别人,自当沉沦,但既然是叶白,废人二字,便永远与他无关。”

于雯雯愕然:“为什么?”

“没为什么。”秦风笑了笑,转身便往外行去:“等他醒了,让他来找我。”

“是……”

于雯雯乖乖的应了一声。

……

秦风走出木屋后,斟酌片刻,接着便朝着叶冬晴所在的方向,疾掠而去。

天涯海角一行,才知道,在叶冬晴的心中,他究竟有多少重要。

久别一个多月,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是否已经能够想通……

不多时。

秦风便飘然落在了苍龙岛第二高峰之巅,来到了那小木屋门口,抬眼望去,屋子里头一片黑暗,叶冬晴似乎已是在休息。

老年人的作息还是十分规律的,从来不熬夜。

秦风抓了抓头发,来到这屋子跟前,一时间反倒是有些胆怯,不知道第一句话,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来回渡步,秦风也是出现了罕见的犹豫和踌躇,纠结的像个婆娘。

正当秦风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嗒!

暗黑一片的门窗,忽然亮起了光芒。

灯光烁烁,显然是屋子里头的叶冬晴,点上了灯。

秦风挑眉:“还没睡?”

嘎吱——

紧闭的屋门,也在这一刻主动打开,熟悉的芬香自屋中泄露,叫人心旷神怡。

却也躁动不安。

秦风瞳孔微缩,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

这大半夜的,他还没开口说话,叶冬晴便主动示意她没睡,并且为他打开了大门,其中有着什么意义?

今晚,有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