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的着急起来,看来,人家两个都琢磨明白了,但我还一头雾水呢,这不是脑力水平不如别人的锅,而是经验和见识的问题。

毕竟,这两位存在的时间远超于我,我才多大点儿年纪?

脑力相差不大的状况下,经验和眼界就决定一切了。

这是需要时间和历练才能弥补的短板,我在这着急也没用。

我心底不服输的劲儿被引动出来了。

眼神示意二千金不要说,然后,全力以赴的运转思维,琢磨着自己到底是忘了什么?

牛哄好笑的看着我,识相的停住嘴巴,知我好强,所以,给我一点思考的时间。

“不能丢人,到底忘了什么呀?”

我一个劲儿的鼓励自己,某刻,脑中电光一闪,想明白了缘由。

只是看我一眼,它俩就知道我想通了,对视一眼,眼底都流转过欣赏之意。

关键就在于提示讯息中的一句话:因低等进化兽防护及攻击力不强,没有大用,还需提供海量阴气去进化。

这就是我下意识遗忘了的关键点。

少女与猫的午后欢乐时光

但它俩比我要快的注意到这话中的玄虚了。

我盯着它俩,缓缓的复述了这句话,它俩的眼睛亮起来了,知道我真的想明白了。

“呼!”

我吐出一口浊气,感觉心头的压力消失了。

“这次没有丢人。”暗中,默默的为自己点了个赞。

牛哄点点头,赞叹的看我一眼后,继续说:“看来姜道友想明白了,后生可畏啊!本王不知见过多少年轻俊才,但如姜道友这般一直让本王刮目相看的,真就不多。年轻人有好胜心是好事,注意分寸即可。”

我点头认同他的观点。

牛哄笑眯眯的说:“那提示讯息中没有一句废话,最关键的就是方才复述的这句,仔细听,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要是能源源不断的提供能量,就可以让低等进化兽进阶。”

“表面看,这是指的低等进化兽,但其实,这中间隐藏的意思是,要是能找到足够多的阴气能量,就可以让任何等级的巨兽进阶。这事态就明了了,为何说高等兽和中等兽组合是王道呢?就在中等兽的身上。”

“只要提供一定的条件,中等兽摇身一变,那就是高等兽了,这是最经济、最王道的方式了。”

“这种方式落到高等兽和低等兽身上就不太合适了。想要让高等兽进化到超等巨兽,估摸着,海量能源都不够,同理,想要让低等兽进化到高等兽,消耗也太大了。”

“只有中等兽,或者说,只差一步就将进阶到高等兽的中等怪兽,才是最省时省力省资源的进化体。想象一下吧,先控制了三头高等兽,有了自保之力,然后,麾下的十头中等兽,接连突破到高等级别,那就是十三头高等巨兽了。”

“这战力,远比四头高等兽要强大吧?简直就是碾压!所以,人家提示了这等组合方式,才是王道。”

我和二千金不断的点头。

牛哄总结了出来,让我神伤的是,我是最后一个才想明白的,心头有些怨念。

牛哄可是鬼王,是个老江湖,见多识广的好处此刻体现的淋淋尽致。

我不是便宜师弟王探,没有逆天脑力,自然不可能比牛哄的反应速度还快!

“提供给中等进化兽的阴气能量从何而来?只看蜈蚣巨兽,就知道它们进化只需要阴气能量,别的能量不好使。”

“不要指望魂石内芯,这东西虽然能源浩瀚,但却包括所有种类的能量,只说其中的阴气,并不足以供应这样庞大的进化需求,再说,还需要供应晶芒酒店的防护法阵呢。”

我蹙紧眉头,说出关键的点。

“这个本王也想不明白,不过,看看这雾。”

牛哄指一指上空,我顺势抬头去看,就发现浓雾愈发的深厚了。

这是阴气弥漫造成的,换言之,这都是阴气能量!

可是,如何高效吸收这些能量呢?

让巨兽自主吸收的效率摆在眼前,根本诞生不了几头高等巨兽,如果不到这个等级,面对鬼王和阴兵军团,那就没有大用啊。

眼睁睁看着充溢在冥虚城每一寸空间中的阴气浓雾,但却没有好的办法去利用,真憋气!

“牛厂长,会聚敛阴气的法阵不?”

我期待的看向牛哄。

“不会。”牛哄很是无奈的摊摊手。

二千金也跟着做了这个动作,表示她也不会。

我努力的在自家的两种传承中寻找,但因为道行限制的缘由,很多区域还是未解锁的状态,解锁的区域中也没有类似功能的考召法阵,所以说这条路,我们走不通。

身在宝山却无法掘金,何等的憋屈?

“满城阴气,却无法高效利用?这是什么道理?分线任务会不会给出聚拢冥虚城阴气能量的权限奖励呢?”

二千金突发奇想。

我就是一震,琢磨了一下:“很有可能啊,可惜,我所经历的那两场分线任务中,没有这等权限奖励。……或者说,被其他替补游巡捷足先登的拿走了这种权限?”

我说到这里,眼睛已经惊恐的瞪大了!

越想越有可能,按照以往的判断,权限奖励都是单独存在的,一旦被领取,其他替补游巡就触发不了相同的权限奖励了。

“嗤,嗤!”

二千金和牛哄宛似生人般的倒吸了好几口冷气,可见它俩多么震惊。

我们都意识到了恐怖的事有可能已经发生了。

若真有这样的权限,且落到敌对者的手中了,那人家可以控制的高等巨兽的数量……?

不敢想!

就在此时,巨蛇突然停住了身形,然后,我脑海的那份感应图上,出现了一枚红色的大光点。

‘危险、危险’的提示疯狂响起,巨蛇感应到了巨大危险,可想而知,前方潜伏着的家伙多么的恐怖。

我眼睛发亮的指一指红点所在区域,牛哄和二千金霎间亢奋起来,它俩悄无声息的跳下蛇首,分到两方的布置禁制去了。

半响后,它俩远远的表示禁制完成。

我拍了拍巨蛇的大脑袋,示意它原地等候,顺带镇场子。

Related Posts